real

 

濫用抑鬱

大腦

愈來愈討厭抑鬱這兩個字。

我不是否定抑鬱的存在,也深深明白,陷進抑鬱情緒的痛苦。

抑鬱是有生理根據的,所以血清素藥物對抑鬱有改善作用。

但抑鬱只是果,而不是因。

很多精神問題都有抑鬱的臨床特徵,試想一個患有強迫症的人,生活僵化不自主,哪會不抑鬱?又試想想,一個有社交障礙的人,愛無能,欲無望,怎會不墮進抑鬱的深淵?又如果你患上精神分裂症,思想在打困籠,情緒無法宣洩,又怎不抑鬱呢?
閱讀更多

亂語

我們只能「去愛」,但對於「被愛」,我們卻是無能為力的,這個道理,我花了近二十年的時間,才學會。有些東西,不是不懂,但要去接受,卻是很不容易的事,直至碰至焦頭爛額,我們才乖乖坐下來,承認這個事實,因為有些東西,已不再可能視而不見了。所以,自我的崩潰,是接受真相的基礎;自我無損,所謂的知道,也不過是花拳繡腿。

我們只能「去看」,而不能控制「被看」,這個道理,在這個半夢半醒的早上,忽然明白了。這個顯淺的道理,我不是沒有聽過,也不是沒有想過,但對我發生作用,大概可能是這朝早的事。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