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病

 

精神分裂與腦神經科學

大腦

一般人思考或提取記憶,需要運用前額葉、丘腦及小腦。一個正常人從事上述動作,如果我們用儀器偵測這個人的大腦變化,會發現大腦這三個部分會不停的溝通和放電。但研究發現,一個精神分裂病人思考時,三者的互動會比正常人為少。
閱讀更多

小腦──自我的身體基礎

溝通

小腦與身體動作有關。

科學家一直以為小腦只是與身體動作協調有關,但小腦損傷的病人不但出現手腳不協調,連思考能力與語言能力也大幅減弱,科學家才漸漸明白小腦的功能原來與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有關。

思想有先後次序,行動有先後次序,語言也有先後次序。這些次序是怎樣產生呢?當我們無數次重複某個動作,小腦便儲存了這個動作的模本;到了下次發生類似事情,我們便可根據這個模本作出動作反應。
閱讀更多

海馬體──自我的經驗基礎

記憶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,一是語意記憶,另一是自傳體記憶。

語意記憶,又稱概念記憶。為什麼你能辨認眼前的風扇?是因為你以前見過風扇,並在大腦中建立了「風扇」的觀念,於是你下次見到一把風扇,便能成功辨認。記憶大師Tulving以「知道」(know)來形容這種認知經驗。另一種記憶則是自傳體記憶,又稱情節記憶。語意記憶是關於客體的記憶,而自傳體記憶則是關於主體的記憶。它包括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,並且你對事情有過的反應。Tulving以「記得」(remember)來形容自傳體記憶。

閱讀更多

父親之名與精神病

拉岡經常強調,缺少了父親之名,很容易患上精神病。

為什麼父親之名這樣重要呢?因為如果孩子不從認同母親的慾望,轉移認同父親之名,便會產生亂倫。

這裡說的亂倫,並不是指孩子真的與母親發生性關係,而是指慾望的發展方向。如果孩子只關心母親的需要,而不去洞察自己的所想所求,主體是不能建立起來的。
閱讀更多

精神病的彩數

精神病的爆發,總涉及一點彩數。強迫症患者如是,歇斯底里患者如是。

如果強迫症患者不是要與別人協商,他可以活在「一個人的欲望世界」很多年,大部分欲望寄居在物件、自己的身體中,別人不察覺、連自己也不察覺。直至有一天,他要與別人共同參與某件事情,要尋求妥協,他才發現,他的所謂語言,只是不停的S1、S1、再S1,不停的宣示主權和要求,但永遠達不到S2的層次。
閱讀更多

如何培養孩子成為精神病人

「你是我的一切。」

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,但從她的眼神你可以窺視那份滿足感。及至孩子日漸長大,彼此的磨擦多了,她不禁問:「我這樣愛你,為何你這樣對我?」她的心傷透了,她不明白,為何她這樣用心去愛,換來的卻是兒子的日漸冷漠。

這份堅定的冷漠,也是兒子也不明白的;那份冷漠,其實是要抵禦母親洶湧的愛。他不明白,為何自己停不了自瀆的壞習慣;拿著性器官,重複的性幻想,已經變得麻木,了無新意,但他仍日復日,年復年的去做,儼如履行一種宗教儀式。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