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迫症

 

心鎖

有沒有試過,明明已經鎖上門,卻要走回家,確定大門是否已經鎖上?
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?這情況大多出現在強迫症患者身上。
強迫症患者,就是那些活在自己頭腦的傢伙。這是他們保護自己的方式。
他們說話,表面上與人溝通,其實並沒有流露半點情感;只是在頭腦中串連起字詞,但字詞卻沒有觸及心底的欲望。
閱讀更多

隱藏的自我

1. $:這並不是代表金錢的符號,在拉岡心理分析中,代表分裂的自我。拉岡相信,人是活在一種分裂的狀態中,分裂關乎兩個向度,一是語言的向度,當你用語言表達自己,無可避免地會被所採用的語言誤導和扭曲。語言並不一定反映我們真實的知覺,但我們無可避免要使用語言表達自己,所以知覺會被語言閹割、扭曲。有一種人──他們努力避免被語言扭曲、閹割──他們是強迫症患者。強迫症患者以「不說」來保存身體真實的知覺,可是卻產生了另一些問題。
閱讀更多

強迫症III

任何語言都是一種閹割。
身體的知覺不等於語言。強迫症患者就是拒絕被語言閹割,覺得任何語言都是一種誤解,於是拒絕表達、拒絕對話,只是把知覺停駐在身體,這些未被排解的知覺最終演變成各種重複的思想與行為。
強迫症患者以為可以得到絕對的自由,但最終卻不自由。
強迫症患者不單被重複的思想與行為折磨,更容易被迷信擄獲;只要出現任何符號與強迫症患者累積身體的知覺吻合,他們便會有種被神聖觸動的的感覺,被相關的符號擄獲。
閱讀更多

沙上的足印

輔導過程中,輔導員經常有一種困惑,究竟感到的意義,是由能指產生?還是由主體主導呢?

這個問題有點複雜,容我舉個例子說明,我們說話時,腦海會產生一個隱約的意象,而說話就是掛在這個意象之上,即是能指順著意象遊走。說話者可能不察覺這些意象的存在, 但當輔導員專心地聆聽受助者的一言一語,便會察覺這些意象的存有。
閱讀更多

皮膚

大腦

你問我什麼是sense?對於這種親密感覺,我如何能回答呢?

Sense是身體的知覺,最簡單的sense是快感和痛苦,就如你看見一個你心儀的女孩,你會有種衝動、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,有些輿奮、也有些害怕。

你可能會問:你說的sense不就是感覺嗎?不是、不是,感覺太籠統了,感覺並不能呈現一個人的存有,感覺只是把人歸類,甚至誤解了自己身體的真正知覺,以為自己掌握,其實只是一種欺哄、一種壓抑。
閱讀更多

強迫症II

強迫症

強迫症患者就是那些與思想搏鬥的人。

他們苦思冥想,卻不能付諸行動。

是什麼攔阻他們付諸行動呢?其實正正是他們的思想。

他們以為思想可以完全反照世界,殊不知思想有它的局限,思想不等於真實。

但強迫症患者卻妄想可以利用思想洞察一切,但思想其實不能把他/她帶到真實的彼岸,只會製造更多思想問題……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