歇斯底里

什麼是歇斯底里呢?就是尋根究底,不停追問,停不下來。例如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,當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,她便停不了幻想下去,她會胡思亂想,想像丈夫一定很快樂,剩下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在受苦,於是便發狂的控訴丈夫。但事緣只是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。

患上歇斯底里症的的孩子,大部分都誕生在不稱職父母的家庭,原本父母應去愛孩子,透過愛的溝通,孩子漸漸明白自己身體的知覺,並進行編碼,建構一堆屬於自己的能指,所謂的S1。但歇斯底里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,卻經常心裡想:父母這樣不快樂,究竟缺乏什麼呢?漸漸他們的生命論述,便圍繞著父母(他者)的生命建構,他們的生存意志也集中在滿足身邊人的需要,而自己的生命卻是一具空殼。

歇斯底里症患者一般很喜歡談話,但他們的表達並未觸及身體的知覺,因為身體的知覺未進入S1,於是愈說便愈不知自己在說什麼,只好更聲嘶力竭地去表達,但別人總不知道他們究竟想表達什麼。

其實歇斯底里患者的問題是,她們只懂得欲望他人的欲望。即是,眼前坐著的人,說話時並沒有透過對自我的想像或object a去編織說話,而是描述「對象」(object),主體卻沒有出現。普通的交談對歇斯底里患者不會產生重大問題(只覺得不滿足),但當歇斯底里患者與身邊人發生衝突,她們便無力招架,她們只能以異化的語言(他者的語言)和別人爭辯,自己身體的知覺卻不能透過S1進入論述,於是愈說愈激動,愈講身體愈趨前,因為身體的知覺不能成功進入象徵界,身軀中積存的壓力最終只能透過性交去發洩、解決。

歇斯底里患者是引誘別人的能者,這是她們操控別人欲望的方式。我不懂得如何欲望,你就永永遠遠欲望著我吧!由於歇斯底里患者對愛缺乏安全感,他們會用盡一切方法去控制對方,為的是要成為別人唯一愛的客體。

由此可見,歇斯底里患者並不懂得去欲望、去愛,卻只關心如何被愛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