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腦──自我的身體基礎

溝通

小腦與身體動作有關。

科學家一直以為小腦只是與身體動作協調有關,但小腦損傷的病人不但出現手腳不協調,連思考能力與語言能力也大幅減弱,科學家才漸漸明白小腦的功能原來與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有關。

思想有先後次序,行動有先後次序,語言也有先後次序。這些次序是怎樣產生呢?當我們無數次重複某個動作,小腦便儲存了這個動作的模本;到了下次發生類似事情,我們便可根據這個模本作出動作反應。

小腦是大腦體積的第二大部分,它支配大部分動物的思想與行為。但人類與其它動物不同,人類擁有前額葉,很多動物並沒有前額葉。前額葉與語言功能有關,它可以串連起任何概念,形成複雜的思想網絡。只要是曾經想過、接觸過的概念,前額葉都會記錄在案,並建立神經連結;長期不用的連結,則會漸漸萎縮凋謝。

或許可以這樣說,前額葉細胞與細胞之間的連繫是比較寬鬆的,一切想得到的「概念」都會被儲存;而小腦細胞與細胞間的連繫則比較嚴謹,只有建基於「真實動作」的信息才會被儲存,重複發生的「情節」才會轉化為小腦的永久記憶。

為何會思緒混亂?

人類的前額葉十分發達,一個外界刺激可以激活很多信息網絡,我們有時感到無所適從或思緒混亂,就是因為前額葉不同的神經網絡同一時間被激活,大量信息湧入,形成思緒混亂的情況。前額葉如何處理這澎湃的信息流呢?答案是:前額葉會徵詢小腦的意見。既然小腦記錄了一個人的動作模本,前額葉只要和小腦核對一下,便能分辨哪些信息對「生命」最重要,哪些信息只是無關痛癢的聯想、猜想、甚至垃圾信息。

這是大腦的除錯機制。當前額葉受到外界刺激,它會向小腦諮詢,如果發覺小腦沒有相關的動作模本,前額葉便會通知丘腦(大腦的協調中心),分泌名為GABA的神經傳導物,把這個信息壓抑,無關痛癢的信息便不會發展下去。如果沒有小腦過濾信息,大腦便會變得雜亂無章,思想缺乏重點,甚至形成妄念妄想。

精神病人的小腦

很多研究都發現,精神分裂病人的小腦一般比正常人小,是先天還是後天造成?還未能確定。但大腦的發育很多時是靠環境刺激,才會形成神經網絡;如果孩子缺乏親身參與、體驗生命的機會,小腦是不能發展起來的。

如果雙親太過保護和溺愛自己的孩子,只會隔絕孩子與外界接觸的機會。沒有外界的刺激,小腦是很難建立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。沒有在小腦建立行動程式,思想、語言、情感和行動便失去了應有的秩序,亂作一團。很多精神分裂的病人都有手腳不協調的問題,多少與小腦未充分發展有關。

小腦的神經可塑性

但我們不用自怨自艾,大腦是可以重塑的,神經科學有所謂「神經可塑性」,無論什麼年紀,只要常常運用大腦,腦內的神經連接就會發展起來,突觸會變得粗狀,大腦不同部分都會「再發育」。只要我們持之以恆,其實可以一步步改善小腦的網絡,並促進小腦與前額葉的協調功能。

你可以多做運動、多做瑜伽,或進行靜觀練習,這對小腦的發展會有幫助。但更重要的,是在身心靈上全面活出自己。

全面表達自己

筆者常常強調要表達自己,表達自己對於小腦的發育很重要。但皮笑肉不笑或輕微的表達,是不能令小腦建立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的。表達不是「純思想」的活動,當我們全面表達自己,我們的情緒會有反應,我們的身體會有反應,大腦會釋放多巴胺,這才叫全人的表達。表達自己,應該是身心靈的活動,包括大腦,也包括身體。

此外,表達自己不是一個人的事,應包括他者。拉岡demand與desire的概念,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什麼是全人表達。Demand,只是單方面表達自己的訴求,並沒有嘗試與他者協商,只是對空氣說話。而Desire則包括他者,不單表達訴求,並等待他者回應,而且與他者進行協商,這才是完全的表達,這樣才可以在小腦建立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。Demand只是在前額葉一閃即逝的「語意記憶」,而Desire才是彰顯自我、實踐慾望的「自傳體記憶」。

隱藏自我

精神病其實關乎隱藏自我,不讓自我展露在人面前,是一種虛假的活著,活在「假我」中。

很多人會問,我沒有說謊,怎麼能說我活在「假我」中?拉岡所指的「假」其實有兩種向度,一種是separation,另一種是alienation。

Separation就是與自己的身體疏離,活著卻不是身心靈的活著。歇斯底里患者是沒有身體的,他們只留意別人的需要,並切法滿足,卻忘記了自己身體的需要,身體只好利用各種「身心症狀」作出微聲抗議。

拉岡所講的另一種「假」,是指alienation,我們都被語言異化,裝載了大量與「自我」無關的信息,將大腦變成垃圾場。拉岡稱這為alienation。當大腦裝載了大量與「自我」無關的信息,每次要表達自我時,便墮進語言的迷霧中,各種思路競逐出現,令大腦難於跟隨「自我」或「主體」的論述,於是被垃圾信息引誘,拐了一灣又一灣,最後卻不知道自己在表達什麼。拉岡所說的alienation,是浮誇的言詞,是言不及義。

Cognition與sense

在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,我們運用前額葉的次數會比小腦多。前額葉因為基於聯想功能,可以很快找到答案、作出回應,因為任何聯想到的概念都可以隨意取用。

但筆者認為,前額葉的cognition與小腦的sense同樣重要。Cognition是思考能力,可以快速回應事情;而sense則是對身體的想像,即拉岡所指的想像界,它規範我們的思維,不讓思維任意妄為,以防我們跌入「純思想」、甚至妄想的烏託邦。

或許可以這樣比喻,前額葉是棋子,小腦則是棋盤。如果沒有棋盤規限,我們會越過界線而不自知,這是歇斯底里患者經常遇到的問題,他們對身體缺乏想像,往往踐踏了別人的領土而不知,令人抗拒與他們交往。

此外,如果沒有棋盤指導棋子行進,有為的棋子反成為整個棋局的負累。有沒有試過一個思想在腦中縈繞不去,就是因為某個棋子太活躍,與其它棋子出現不協調,於是無法行動。這是強迫症患者經常遇到的問題。

帶著小腦去生活

小腦「行動的次序排列」功能,能夠為我們締造一種身體的sense,勒住我們飛快的思緒,讓我們走的每一步都有根有基,活在身體中,而不是活在什麼都不是的他方。

帶著小腦去生活,反應可能會比口甜舌滑的人慢,但卻省卻很多冤枉路,起碼不會突然抑鬱、突然感到焦慮、甚或在築構妄想而不自知。

小腦,是我們的靈魂,是我們的護法,它不讓我們走得太遠;亂了,也知還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