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馬體──自我的經驗基礎

記憶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,一是語意記憶,另一是自傳體記憶。

語意記憶,又稱概念記憶。為什麼你能辨認眼前的風扇?是因為你以前見過風扇,並在大腦中建立了「風扇」的觀念,於是你下次見到一把風扇,便能成功辨認。記憶大師Tulving以「知道」(know)來形容這種認知經驗。另一種記憶則是自傳體記憶,又稱情節記憶。語意記憶是關於客體的記憶,而自傳體記憶則是關於主體的記憶。它包括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,並且你對事情有過的反應。Tulving以「記得」(remember)來形容自傳體記憶。

海馬體與自我

語意記憶主要涉及前額葉。而自傳體記憶則涉及前額葉和海馬體。海馬體的角色是鞏固自傳體記憶,把日常生活發生的情節連繫到現有的自傳體記憶中,構成「自我」。當大腦儲存了足夠的自傳體記憶,到了下次發生類似事件,大腦便可參考這些自傳體記憶,作出行動反應。

海馬體對很多動物都很重要,如果動物的海馬體損毀,動物會迷路,不知自己身在何方。人其實也會迷路,當我們缺乏自傳體記憶,遇上衝擊,便會不知所措、方寸大亂,因為沒有相關的自傳體記憶可供參考。缺乏自傳體記憶,遇到外界刺激,大腦便回復到原始狀態,不停分泌多巴胺,希望刺激大腦網絡,提供可能的「答案」。但沒有就沒有,更多的多巴胺分泌,也是於事無補。多巴胺的過度分泌,只會刺激大腦進入胡亂放電狀態,結果會把某個語意記憶無限放大,形成誇大妄想。

海馬體與精神病

研究發現,精神分裂病人海馬體的體積較正常人為小。在日常生活中,精神分裂病人的海馬體也比正常人較不活躍;但遇到外界刺激時,精神分裂病人海馬體的活躍程度,卻較正常人更為強烈。這也不難理解,當精神分裂病人沒有建立足夠的自傳體記憶,遇到外界刺激,大腦便只好不停分泌多巴胺,引致海馬體過度活躍。很多精神病人都有失眠的問題,多巴鞍的過度分泌,會令腦袋停不來,晚上不停作夢,找不到「答案」不罷休,卻間接引致失眠問題。

多巴胺長時間不停分泌,會產生幻聽與幻覺。到了這個階段,精神科醫生唯有利用抗精神分裂藥物把多巴胺壓抑,讓大腦不再活躍。但抗精神分裂藥物會產生很多副作用,病人吃了藥之後,思想會變得緩慢和呆滯,並缺乏生存的動力。多巴胺其實是一種神經傳導物,負責連接神經細胞;抗精神分裂藥物全面壓抑多巴胺分泌,神經細胞便不能有效連繫,思想便變得緩慢和支離破碎。這是一個兩難局面,吃了藥,妄想消失了;但同時也失去思考和表達能力。

生命的力量

心境平和是精神健康的指標,太多多巴胺不好,太少多巴胺也不好。一個人能否以平靜的態度去面對一切,端乎我們有沒有儲存足夠的自傳體記憶。世上無新事,今天的經歷只不過是過去的翻版;生命的力量來自自傳體記憶的累積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是看不見自傳體記憶的,但當我們行事為人,發現有一可供依循的身體軌跡,我們便知道自己沒有白活;海馬體、自傳體記憶正在你的生命中發揮作用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