慾望在唱歌

什麼是慾望?一定是他者的慾望。

我們行使慾望時,一定會想到他者。

我們會想,他會拒絕我嗎?

歇斯底里患者為求不被拒絕,會窮盡各種方法,了解他者的一切,目的是讓自己的慾望安全著陸。

他們會搜羅一切有關戀愛的書籍,才開始戀愛;他們也會偷偷翻看對方的電話簿,看看有沒有第三者的蛛絲馬跡。

而強迫症患者的策略,則是否定自己的慾望,不去愛,便不會失望。

強迫症患者會著書立說,與文字談戀愛,卻不敢去愛一個活人。

所有強迫症患者都是理想主義者,亦可能是宗教狂熱者。

強迫症患者認為,他者會讓自己失望,上帝卻是自有永有、自給自足,祂不會讓人失望吧!

慾望的軌跡

怎樣辨別一個強迫症患者呢?那些說話音韻平坦,沒有抑揚頓挫,那人便很可能是強迫症患者。

音韻的起伏反映出一句說話的骨節眼。強迫症患者為求隱藏自己的意願,只堆砌能指,不由身體發出音顫。

其實,身體才是人的氣韻所在。氣,就是靈魂。

怎樣辦識一個歇斯底里患者呢?那些引述別人說話時,完全投入角色,像演戲一樣,且變換聲音,那人便很可能是歇斯底里患者。

極端的歇斯底里患者,會出現「鬼上身」現象。當然,那隻鬼並不是什麼鬼魂,而是他們認同的他者。

慾望的變奏

一切精神病都是關乎人與人的愛,關乎無法去愛。

愛,是一場冒險。我怎知道向別人提出要求時,別人會怎樣回應我的需要呢?

於是有人躲於內心的洞穴,不流露自己半點。

亦有人在行使慾望前,先去貶低和攻擊對方,叫對方遠離自己,這是歇斯底里患者的伎倆。

我鄰家的狗,不辨對象,總是吠過不停,先下手為強。

如果有人不斷攻擊你,那人可能很愛你,只是他不知如何表達。

人不是動物,人懂得愛與溝通,我於是寫了一封信,請鄰居好好看管狗隻,讓我有一覺好睡。

慾望的著床

如果你問我(常常以這句話開頭,他可能是一個歇斯底里患者),我當然想他的狗離開,但我知道這樣行使慾望是不行的,於是便提出卑微的要求。

愛就是不張狂,學習謙卑,俯就別人。

愛就是不滿足,知道愛是不能,才能。

說出自己的訴求,卻不奢望完全被接納。

夢想世界是一座玫瑰園,是不能回歸現實的。

到了發現,已經心在他方,不知如何與生命再連繫上。

我不知鄰居怎樣對待那封信,只記得寫上自己的訴求時,下款我加上一個哈哈笑。

這代表我的善意,也代表對這件事不用太過認真。

過了數天,夜再次變得寧靜。

慾望著了床。慾望在唱歌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