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%的謹慎

焦慮症

與強迫症患者相處是很勞累的事,他們與你談及的每一句說話,他們都要弄得清清楚楚,經常糾正你的理解與定義,於是談了不久,你便不想和他再談下去……

為什麼強迫症患者這樣重視每一個詞語的定義呢?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,所以他們要求你了解和並明白他們表達的每一個能指、每一個字詞,一個都不放過。

強迫症患者行使欲望的方式是相當笨拙的。其實只要對方大概掌握你說話的重點(這才是欲望的骨節眼),便可算是一次成功的溝通。但強迫症患者卻是不分輕重,一個都不可少。

就以鎖門為例,強迫症者明明已經鎖上了大門,卻要一次又一次回家檢查,為何會這樣呢?因為對強迫症患者來說,每一個「可能性」都同樣重要,無分輕重,不可錯過。

其實重點是「有」沒有鎖上,而不是「可能」沒有鎖上。有千萬種「可能」沒有鎖上的情況,但這是無關痛癢的,只要確定「有」鎖上便可。

我的策略是:鎖上大門,如果我擔心,我會回家再檢查一次,這已算仁至義盡。就算出了亂子,就由它發生吧!檢查多一次,已經很足夠。要「天下無賊」,是有點不切實際。

況且點算一下家中的貴重物品,損失了,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,不是我負擔不起的。不用行使200%的謹慎,120%的謹慎已經很足夠。

我是一個很謹慎的人,120%的謹慎是我的欲望方式。每一個人都應該清楚自己的欲望,並發展出適合自己的欲望方式。檢查兩次,已經對得住自己,對得起那一把鎖,和我的家徒四壁。

文章日期2016 年 02 月 16 日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