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尋常的四角關係

A與B發生了不尋常的關係。

B的丈夫是知道的。

為了平息B的丈夫的妒恨,A安排了自己的女兒親近B的丈夫。

這段四角關係維持了好一段時間。

直到有一天,B的丈夫向A的女兒示愛,並透露:「我的太太不能滿足我。」

A的女兒隨即給B的丈夫一記耳光。

接著,A的女兒向父親提出控訴,要求他斷絕與B的所有關係。

這段四角關一直保持平衡,為什麼B的丈夫說了一句話之後,事情卻急速逆轉呢?

要明白這段複雜的關係,我們必須對歇斯底里患者有一定的了解。

是的,A的女兒是一個歇斯底里患者。

歇斯底里患者是怎樣欲望的呢?她們的欲望就是欲望他者的欲望對象。

誰是這個他者的欲望對象呢?

答案是B。

但B的丈夫的表白,卻摧毀了A的女兒的欲望對象,於是換來的是狠狠的一巴掌。

A的女兒可能曾經愛著自己的父親,但知道父親愛的對象另有別人,她可能以為如果自己能夠認同父親的欲望對象,或許可以換取一丁點愛。

於是,這四角遊戲便這樣產生。

歇斯底里患者永遠欲望著別人欲望的對象,這是歇斯底里患者愛的方式。

這愛的方式能否為她們換取一點點愛?這個我並不知道。但活在別人的欲望世界的後果,卻是自我沒有機會發展成長,空空如也。

直到那欲望的對象消失,自我便感到無窮焦慮,因為沒有一個「我」去接待世界。

在掌摑B的丈夫之後,A的女兒在一封信中透露了輕生的意念。

於是A帶女兒去見佛洛伊德。

這便是著名的朵拉的故事。

這故事記載在佛洛伊德全集第七卷。

文章日期2013 年 10 月 11 日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