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其實是一種病

什麼是歇斯底里呢?就是尋根究底,不停追問,停不下來。例如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,當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,她便停不了幻想下去,她會胡思亂想,想像丈夫一定很快樂,剩下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在受苦,於是便發狂的控訴丈夫。但事緣只是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。

為什麼歇斯底里的女人不能停下來呢?因為她缺了S1 ,S1是什麼?就是關於主體的主要能指,對一個男性輔導員來說,很容易明白男人的性衝動,有時在街上看到漂亮的女孩,總忍不住看多兩眼,這是男人的天性,看多了,便明白這習慣是戒不了,這是性衝動的一部分,只要不令對方太不安便可以。後來,我為這些知覺編碼,稱這為「無傷大雅的性衝動」、「男人的天性」,這便是我的S1,透過這個能指我便能理解和體諒其他男人。但對歇斯底里的女人來說,她不單沒有這些能指(但誰說女人不好色呢?)她連屬於自己的主要能指也沒有,她沒有將身體的知覺編碼為S1,她大部分的能指都是建基於他者……

患上歇斯底里症的的孩子,大部分都誕生在不稱職父母的家庭,原本父母應去愛孩子,透過愛的溝通,孩子漸漸明白自己身體的知覺,並進行編碼,建構一堆屬於自己的能指,所謂的S1。但這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,卻經常心裡想:父母這樣不快樂,究竟缺乏什麼呢?漸漸他們的生命論述,便主要圍繞著父母(他者)的生命建構,他們的生存意志也集中在滿足身邊人的需要,而自己的生命其實是一具空殼。歇斯底里症患者以為自己懂得說話,其實他們的S2大部分來自別人的S1,當與身邊人發生衝突時,她們只能以異化的語言(他者的語言)和別人爭辯,自己身體的知覺卻沒有透過S1進入論述,難怪她們會愈說愈激動,愈講身體愈愈趨前,因為身體的知覺不能成功進入像徵界,在身軀中積存成為一種壓力、暴力,最終只有透過性交去發洩、解決。

性濫交和歇斯底里其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如果一個人沒有S1或只懂聽從別人的S1,便很容易被引誘上床,因為根本不懂得如何拒絕(誰去拒絕?那個「誰」並沒有出現);此外,歇斯底里症患者的享樂方式,不是自己去尋求快樂,而是以滿足別人為樂,難怪她們對別人的性要求這麼容易就範。歇斯底里症患者的身體隱藏了太多訊息、太多能量,性交是表達這些訊息和渲洩這些能量最原始的方法。但離開了床,歇斯底里症患者仍是一個空蕩蕩、不諳世情、不懂與別人交往的人。她們只好以更多的性去控制對方,目的只有一個,掌握對方的欲望,希望對方全然愛自己;因為失去了愛人或丈夫,她們將跌入空虛(lack),生命將分崩離裂。所以無論如何,用什麼手段,她們都要奪回丈夫的「陽具」,性於是變成了這種欲望和玩弄權柄的遊戲。

歇斯底里症患者有一種習性,她們既需要愛,卻又不讓自己全然滿足,因為唯有這樣她才可以留住對方的欲望。歇斯底里症患者停駐在缺乏當中,其實是想對方不停欲望著自己。

這是愛嗎?愛的底層是安全感,但什麼是安全感呢?其實就是主體的存有。但一個缺乏主體或主體不穩健的人去愛,愛只會淪為一種自戀的遊戲,表面上說愛,其實骨子裡只是在呼求:請你不要離棄我,你離開了我,我將變得一無是處,歸於空寂。愛,很多時是想逃避這種被拋擇、被遺棄的感覺;愛著那誰,原來並不重要。或者過了很久,才知道並沒有愛過那誰,愛的從來只是那個沒有出現的自己。

文章日期2012 年 10 月 24 日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