誠實,可以嗎?

道德

你以為你可以誠實嗎?態度上是可以的,但技術上卻不能。真實必須找到它的載體,就是相關的能指,才能被說出口。

你以為你可以說出心底話嗎?你可以性交、你可以說粗話、可以裝出姿態,但很不幸,人要說出心底話,必須要透過他者及他賦予的能指,沒有他者,是沒有人能成為自己的,只能以性交、說粗話、裝出姿態,以為自己存活,其實什麼都不是。

很多人以為自己活著,直到生命發生了重大事故,才知道生命是軟弱無力;平日以為自己很了得的自我,其實只是一堆幻影,只是一種對自我的迷信罷了。

很多人不能說誠實話,因為他們連誠實的條件都沒有,當要表達自己時,腦海只是一堆混亂,於是便開始作故事,然後越說越多漏洞,被迫要說「謊話」去自圓其說。

誠實不是天生的,誠實亦不是靠勇氣的,性交可以靠勇氣,說粗話可以靠膽粗粗,裝出姿態可以靠主觀念力,但誠實是要一點一滴累積的,就如一條大河,再分差成兩條小河,小河再分差成兩條幼河,每一個微小的選擇,都注定了生命的流向,直至你發現自己被推移至他方,不知身在何處,其實你已經做錯了千千萬萬個決定,只是你不自知。

什麼決定呢?是吃人嗎?是不吃人嗎?統統都不是,所以我不同意the city is dying,問題是who kills the city?不就是一連串背叛,說非成是,然後真實的城市漸次隱沒,沒有了生命,只有錢、錢、錢。人不是不需要金錢,但如果我們把金錢絕對化,就是拜偶像,就是對生命的背叛。例如抄賣樓宇,「樓宇」是我們的家、我們棲身之地,如果我們將這家變成「買賣」、「投資」,說得很合理似的,那麼我們下一代人怎能安居樂業呢?我們常叫年輕人要奮發向上,但他們卻連一片棲息之地也沒有,怎會對明天抱有希望呢?

但我們的所謂「成年人」,卻每天「合法地」做盡這種喪盡天良的事,而語言的轉換,卻為這等人締造出不用接觸自己良心的平台。在動物界中,唯有人類懂得利用符號自欺欺人,甚至把這種自欺寫入所謂「文明」的大論述中,幫助人類逃過道德的責難。

例如我們每天都要殺生,但人類卻把豬肉製成所謂的「午餐肉」,明明是宰殺和吃掉一隻豬,卻說成在享用「午餐肉」,於是便不再覺察殺生的真實,不再看見豬,豬變成了立體四方形,而我們只是在享用午餐肉。

把我們的家變成「物業」,變成「投資」,也是同一種道理,特首說:這是資本主義的社會嘛!這是自由市場嘛!這不是沒有道理,但這些律法是絕對的嗎?如果律法叫我們忘掉生命,這些律法便是謊言,便是扭曲真實,便是縱容別人「不誠實」。

可能我曲高和寡,可能我不懂世情,你會說:這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啊!心理分析的任務,不是去說教、不是去宣揚什麼主義,只是幫助別人活在「真實」中,活在「真實」不會使你更快樂,但唯有活在真實的人,才是對生命、對社群負責任的人,而不是由一堆他者能指主導的機械人、活死人。

當然,真實是切人的、刺痛人的,所以要一啖一啖的慢慢品嘗。

我每一年看很多書,但只有一本書令我全然崩潰,便是佛洛伊德的《一個幻覺的未來》,那時年少無知,活在自己的一廂情願中,很安樂,但那本書令我與真實相遇,不再嘩啦嘩啦,願意謙卑度日。失去了掌聲,卻找到了自己的生命。

題外話,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一個走路時、把手放在背後的人,在我成長的年代,那是一種很流行的姿勢,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呢?也許世界變了,人吃掉了世界,只剩下自己和悠長的孤獨。

文章日期2012 年 01 月 02 日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