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迫症II

強迫症

強迫症患者就是那些與思想搏鬥的人。

他們苦思冥想,卻不能付諸行動。

是什麼攔阻他們付諸行動呢?其實正正是他們的思想。

他們以為思想可以完全反照世界,殊不知思想有它的局限,思想不等於真實。

但強迫症患者卻妄想可以利用思想洞察一切,但思想其實不能把他/她帶到真實的彼岸,只會製造更多思想問題……

強迫症患者的抉擇

強迫症患者的一大難題是做決定,他們可能搜集了一大堆正反意見,卻仍不能下決定;因為選擇A有它的正負面,選擇B也有它的正負面,如何衡量呢?什麼選擇才是最佳的選擇呢?這是強迫症患者苦思冥想的問題。

其實所有論述都是像徵界的產物,每一種論述都有它的邏輯,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是誰,為自己做最適合的決定,而犯不著思考每一種論述。

可是強迫症患者做了決定之後,又會思考有沒有更佳的決定;他們其實在尋找絕對的自我,他們想成為超人,他想在永恆中站得住腳,其實是不想接受生命的局限。

尋找適合自己的決定,其實已經是很有sense的選擇;生命只是尋求一種踏實的感覺,並不是要解決永恆。

但沒有self的人,卻被種種論述弄致頭昏腦脹,他們不知道這些問題對他們來說根本是irrelevant,他們卻被思想愚弄了。

強迫症患者對思想感到不滿

強迫症患者雖然完全倚靠思想生活,但他們卻對思想感到不滿,他們希望找到完美的思想,才做決定、才採取行動。為什麼他們要不斷延遲呢?心理分析理論認為,他們除了中了思想的毒,其實他們在躲避他者。

強迫症患者很多是成長期間受到某程度的傷害,他們想創造出一種完美的語言,可以讓生命現身時立於不敗之地。

但這種空中樓閣的語言,很多時像迷宮一樣,根本不是人的語言。別人不能明白強迫症患者究竟想表達什麼,所以強迫症患者在實踐欲望的過程中,必然注定失敗。

道理其實很簡單,別人不能白或認同你的欲望,又怎會站在你那邊呢?強迫症患者於是再一次遭到人際的挫敗,他們又躲進思想的迷宮鑽研,形成惡性循環。

強迫症患者的囈語

沒有他者的語言其實只是一種囈語,是一種密碼,別人攻不破,但也不能全然明白,也不容易產生認同。

於是,強迫症患者會在說話期間會愈說愈激動,甚至有想攻擊對方的衝動,因為別人對他們的欲望沒有回應。但問題是,他們的欲望是隱藏的,別人要解讀往往並不容易。

強迫症患者或許會說他們已經說出自己的欲望,但在輔導員眼中,這只是一種斷裂的欲望,根本不能構成欲望的能指鏈,別人不能進入欲望的軌跡,又怎會感同心受呢?

傳遞欲望,只能透過人的語言。而完整的語言,應包括象徵界、想像界及真實界的成份,這才是人的語言。

思想是一種簡化了的語言,甚至可說是一種欺哄,為什麼拉岡會反對哲學,原因也在此。人心其實比思想更加細緻,每一次溝通其實都是一種思想的愛撫,你是在隔空發功,還是臨在到別人的生命呢?講說話時,你的生命有沒有現身呢?別人認識你,除了你的說話,亦是對你的形象的想像。而真正的說話往往不能說出口,沉默不等於無聲。把每一件事都說得清清楚楚,吊軌的是,其實是對真實的扭曲,生命卻沒有真正現身。

但這種溝通模式,卻是強迫症患者不能明白的。強迫症患者生活在他方,沒有與自己、與別人真正相遇。

文章日期2011 年 08 月 24 日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