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迫症

強迫症

強迫症是焦慮症的一種,是不自制地重複某種行為或腦海中不停出現某個意象,當中涉及不了解的衝動和不能認知的欲望。

心理分析學派的治療方法是:和這些斷裂的欲望接軌。說來容易,但做起來卻十分困難。

因為人是語言的動物,語言和概念幫助我們認知世界,另一方面,語言卻使我們漸次遠離真實,生活在由語言堆砌出來的虛擬世界。語言遮敝真實(Real),這是拉岡的名言。我們迷失在轉喻和換喻的過程中,和自己(也和真實的世界)失去聯繫。
閱讀更多

濫用抑鬱

大腦

愈來愈討厭抑鬱這兩個字。

我不是否定抑鬱的存在,也深深明白,陷進抑鬱情緒的痛苦。

抑鬱是有生理根據的,所以血清素藥物對抑鬱有改善作用。

但抑鬱只是果,而不是因。

很多精神問題都有抑鬱的臨床特徵,試想一個患有強迫症的人,生活僵化不自主,哪會不抑鬱?又試想想,一個有社交障礙的人,愛無能,欲無望,怎會不墮進抑鬱的深淵?又如果你患上精神分裂症,思想在打困籠,情緒無法宣洩,又怎不抑鬱呢?
閱讀更多

嘔吐

生命的聲音,是聽不到的,只可以嗅得到。

他說,他只想死,不想活下去.理性去想,他擁有財富,擁有家庭,還擁有一座不錯的房子;但不知為何,到了某個時候,他再不想活下去了。他知道妻子愛他,孩子也不想他走這一條路,但他卻控制不了,他拉著天台的欄杆,他知道,跳下去是唯一的答案。
閱讀更多

如何培養孩子成為精神病人

「你是我的一切。」

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,但從她的眼神你可以窺視那份滿足感。及至孩子日漸長大,彼此的磨擦多了,她不禁問:「我這樣愛你,為何你這樣對我?」她的心傷透了,她不明白,為何她這樣用心去愛,換來的卻是兒子的日漸冷漠。

這份堅定的冷漠,也是兒子也不明白的;那份冷漠,其實是要抵禦母親洶湧的愛。他不明白,為何自己停不了自瀆的壞習慣;拿著性器官,重複的性幻想,已經變得麻木,了無新意,但他仍日復日,年復年的去做,儼如履行一種宗教儀式。
閱讀更多

亂語

我們只能「去愛」,但對於「被愛」,我們卻是無能為力的,這個道理,我花了近二十年的時間,才學會。有些東西,不是不懂,但要去接受,卻是很不容易的事,直至碰至焦頭爛額,我們才乖乖坐下來,承認這個事實,因為有些東西,已不再可能視而不見了。所以,自我的崩潰,是接受真相的基礎;自我無損,所謂的知道,也不過是花拳繡腿。

我們只能「去看」,而不能控制「被看」,這個道理,在這個半夢半醒的早上,忽然明白了。這個顯淺的道理,我不是沒有聽過,也不是沒有想過,但對我發生作用,大概可能是這朝早的事。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