溝通與父親之名

父親

什麼是咄咄逼人呢?就是每個能指隱藏了過多的感情,像棉裡藏刀。

聽的人很不好受,只覺非常疲累。

說的人可能不察覺,他說,我只是表達自己罷了。

但聽的人卻覺得像是一場肉搏戰,一場鬥爭。

只是平常的交往,平常的交談,犯不著這樣勞累。
閱讀更多

沙上的足印

輔導過程中,輔導員經常有一種困惑,究竟感到的意義,是由能指產生?還是由主體主導呢?

這個問題有點複雜,容我舉個例子說明,我們說話時,腦海會產生一個隱約的意象,而說話就是掛在這個意象之上,即是能指順著意象遊走。說話者可能不察覺這些意象的存在, 但當輔導員專心地聆聽受助者的一言一語,便會察覺這些意象的存有。
閱讀更多

心理分析的遺傳論

大腦

心理分析學派相信精神病是遺傳的嗎?

答案是肯定的,但遺傳不是指生理方面,而是語言結構方面。

拉岡最大的貢獻,是提出了「父親之名」的觀念。

沒有父親(當然,也可以是母親)提供一個語言的資料庫,是沒有人能替自己的利比多命名,沒有被命名的利比多積聚成為人的潛意識,蠢蠢欲動,使心理變得不平衡,甚至顛狂。
閱讀更多

皮膚

大腦

你問我什麼是sense?對於這種親密感覺,我如何能回答呢?

Sense是身體的知覺,最簡單的sense是快感和痛苦,就如你看見一個你心儀的女孩,你會有種衝動、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,有些輿奮、也有些害怕。

你可能會問:你說的sense不就是感覺嗎?不是、不是,感覺太籠統了,感覺並不能呈現一個人的存有,感覺只是把人歸類,甚至誤解了自己身體的真正知覺,以為自己掌握,其實只是一種欺哄、一種壓抑。
閱讀更多

誠實,可以嗎?

道德

你以為你可以誠實嗎?態度上是可以的,但技術上卻不能。真實必須找到它的載體,就是相關的能指,才能被說出口。

你以為你可以說出心底話嗎?你可以性交、你可以說粗話、可以裝出姿態,但很不幸,人要說出心底話,必須要透過他者及他賦予的能指,沒有他者,是沒有人能成為自己的,只能以性交、說粗話、裝出姿態,以為自己存活,其實什麼都不是。
閱讀更多

道德問題,從來是一個結構問題

記得很多年前,當時我參加了一個輔導訓練營,在小組中我分享了一些成長過程中的掙扎,談到一些我一直不能衝破的問題。

當時導師問了我一個問題:「你是不能?還是不願意呢?」

我想了一下,答了她:「我不知道。」

事隔很多年,我才發覺導師問的問題其實是一個蠢問題。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