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尋常的四角關係

A與B發生了不尋常的關係。

B的丈夫是知道的。

為了平息B的丈夫的妒恨,A安排了自己的女兒親近B的丈夫。

這段四角關係維持了好一段時間。

直到有一天,B的丈夫向A的女兒示愛,並透露:「我的太太不能滿足我。」

A的女兒隨即給B的丈夫一記耳光。
閱讀更多

強迫症III

任何語言都是一種閹割。
身體的知覺不等於語言。強迫症患者就是拒絕被語言閹割,覺得任何語言都是一種誤解,於是拒絕表達、拒絕對話,只是把知覺停駐在身體,這些未被排解的知覺最終演變成各種重複的思想與行為。
強迫症患者以為可以得到絕對的自由,但最終卻不自由。
強迫症患者不單被重複的思想與行為折磨,更容易被迷信擄獲;只要出現任何符號與強迫症患者累積身體的知覺吻合,他們便會有種被神聖觸動的的感覺,被相關的符號擄獲。
閱讀更多

精神病的彩數

精神病的爆發,總涉及一點彩數。強迫症患者如是,歇斯底里患者如是。

如果強迫症患者不是要與別人協商,他可以活在「一個人的欲望世界」很多年,大部分欲望寄居在物件、自己的身體中,別人不察覺、連自己也不察覺。直至有一天,他要與別人共同參與某件事情,要尋求妥協,他才發現,他的所謂語言,只是不停的S1、S1、再S1,不停的宣示主權和要求,但永遠達不到S2的層次。
閱讀更多

信息

等待

拉岡建立的結構理論,是圍繞著一個空洞建立的。這個結構建基於一個點,就是他者在我們的生命中構成了一個不能含納的聚焦點,他者的軌跡可以被感覺,我們也接收到他的信息,但那信息卻是由「為什麼你看不見……為什麼你看不見」轉變為「看不見你」告終。
──Adrian Price
閱讀更多

沒有海浪,卻有海岸

溝通

為什麼有些人說了一大堆說話,你卻不知他在表達什麼?

打一個比喻,當海浪沖上岸,便會在岸邊留低印記,形成所謂的海岸線。我們聽別人說話,也像聽海浪拍打岸邊一樣,不單留意每一句話,更是漸漸堆積起對這個人的印象。

但對歇斯底里患者來說,他們說話的方式,不是讓海浪拍打岸邊,而是單純描述岸邊的情況。你很難從他們的說話中築構起對這個人的印象。
閱讀更多

愛其實是一種病

什麼是歇斯底里呢?就是尋根究底,不停追問,停不下來。例如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,當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,她便停不了幻想下去,她會胡思亂想,想像丈夫一定很快樂,剩下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在受苦,於是便發狂的控訴丈夫。但事緣只是丈夫看了其他女人一眼。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