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mand,Desire與Jouissance

欲望

今晚看什麼電影?

你決定啦。你是男士,就由你作主。

那麼,看《變形金剛》吧。

那夜,他們觀賞了《變形金剛》。

但整個晚上,女方表現得很沉默。

你有心事嗎?
Read More

無愛巴士

我一坐上巴士,我就感到恐慌。

怎麼會這樣?每個人都是這樣搭巴士,巴士是很安全的交通工具。

但我總是不放心。

你的問題是,你不是安坐在乘客的座椅,你是坐在司機的位置。

這是一個典型的歇斯底里個案。
Read More

隱藏的自我

1. $:這並不是代表金錢的符號,在拉岡心理分析中,代表分裂的自我。拉岡相信,人是活在一種分裂的狀態中,分裂關乎兩個向度,一是語言的向度,當你用語言表達自己,無可避免地會被所採用的語言誤導和扭曲。語言並不一定反映我們真實的知覺,但我們無可避免要使用語言表達自己,所以知覺會被語言閹割、扭曲。有一種人──他們努力避免被語言扭曲、閹割──他們是強迫症患者。強迫症患者以「不說」來保存身體真實的知覺,可是卻產生了另一些問題。
Read More

沉默的大悲咒

能指,就是字詞。
每一個能指,都指涉所指。
例如,當我說出「漢堡包」三個字,這三個字是代表漢堡包的意象。
前者便是能指,後者便是所指。
當然,日常的溝通並不是這樣簡單。
我每年都會去日本觀賞禪寺,看著地上用沙堆積的圖案,我每次都有所領悟。
Read More

不尋常的四角關係

A與B發生了不尋常的關係。

B的丈夫是知道的。

為了平息B的丈夫的妒恨,A安排了自己的女兒親近B的丈夫。

這段四角關係維持了好一段時間。

直到有一天,B的丈夫向A的女兒示愛,並透露:「我的太太不能滿足我。」

A的女兒隨即給B的丈夫一記耳光。
Read More

強迫症III

任何語言都是一種閹割。
身體的知覺不等於語言。強迫症患者就是拒絕被語言閹割,覺得任何語言都是一種誤解,於是拒絕表達、拒絕對話,只是把知覺停駐在身體,這些未被排解的知覺最終演變成各種重複的思想與行為。
強迫症患者以為可以得到絕對的自由,但最終卻不自由。
強迫症患者不單被重複的思想與行為折磨,更容易被迷信擄獲;只要出現任何符號與強迫症患者累積身體的知覺吻合,他們便會有種被神聖觸動的的感覺,被相關的符號擄獲。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