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馬體──自我的經驗基礎

記憶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,一是語意記憶,另一是自傳體記憶。

語意記憶,又稱概念記憶。為什麼你能辨認眼前的風扇?是因為你以前見過風扇,並在大腦中建立了「風扇」的觀念,於是你下次見到一把風扇,便能成功辨認。記憶大師Tulving以「知道」來形容這種認知經驗。

另一種記憶則是自傳體記憶,又稱情節記憶。語意記憶是關於客體的記憶,而自傳體記憶則是關於主體的記憶。它包括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,並且你對事情有過的反應。Tulving以「記得」來形容自傳體記憶。

Read More

慾望在唱歌

什麼是慾望?一定是他者的慾望。

我們行使慾望時,一定會想到他者。

我們會想,他會拒絕我嗎?

歇斯底里患者為求不被拒絕,會窮盡各種方法,了解他者的一切,目的是讓自己的慾望安全著陸。

他們會搜羅一切有關戀愛的書籍,才開始戀愛;他們也會偷偷翻看對方的電話簿,看看有沒有第三者的蛛絲馬跡。

Read More

父親之名與精神病

拉岡經常強調,缺少了父親之名,很容易患上精神病。

為什麼父親之名這樣重要呢?因為如果孩子不從認同母親的慾望,轉移認同父親之名,便會產生亂倫。

這裡說的亂倫,並不是指孩子真的與母親發生性關係,而是指慾望的發展方向。如果孩子只關心母親的需要,而不去洞察自己的所想所求,主體是不能建立起來的。
Read More

愛很難

香港的婚姻有四分一最終是離婚,而美國的離婚率更是一半,愛真的不容易啊!我很少做婚姻輔導,因為我並不相信婚姻輔導,一個不成熟的人可以把任何關係弄得一團糟,所以重點不是如何改善婚姻關係,而是改善自己幼嫩的人格素質。今天的人愛得很放縱,常常高呼愛的權力,再沒有人去談高貴的人格,好像每個人都是天生就懂得愛,但結果是愛帶來無盡的傷害,污染了愛之名,於是再沒有人相信愛。
Read More

強迫症與真實人生

強迫症其中一個主要特徵,是那些揮之不去的思想。

在《停不下來的人》一書中,作者也有類似的遭遇。那時,作者就讀大學,他有一個親密的女朋友。約會那天,作者刻意留了鬢角,作者說:「我很滿意自己剛留的鬢角,心想剛開始聊天內容如果很無聊,她說不定會提一提。」

那夜,女方並沒有留意作者苦心經營的「鬢角」。約會結束,女方邀請作者「上樓」。那夜,什麼也沒有發生。
Read More

強迫症IV

強迫症患者的深層問題是,他的母親太愛他了。
根據心理分析理論,強迫症患者無非想敵擋母親對他的愛,那份充滿佔有、肉慾的愛。

拉岡學者Paul Verhaeghe說:「歇斯底里患者吸納他者的所有,而強迫症患者卻剛好相反,他們拒絕、甚至排擠他者的一切,不與人連合,用盡一切方法與人分離。」
Read More